一起习作网中学作品初一
文章内容页

石壕吏_1200字

  • 作者:陈一诺
  • 来源:一起习作网
  • 发表于2019-11-28
  • 被阅读
  •   记得那一天晚上,野火独明。我背着行囊,来到这个吹着冷风的石壕村。
     
      走进这方圆不足十里的小村,灯火稀疏。正值战乱年间,只见几个惊慌失措的儿童,未到弱冠之年,便被几个头戴纶巾的小吏追着跑。跑着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拉去当兵。
     
      我扯扯在狂风中瑟瑟飞舞的衣摆,埋着头。这样的场景在这几年已经屡见不鲜,每一次这残酷的景象还是如刀一样剐着我的心。
     
      天色已暗,我寻到一间没有男丁的破土房,暂时住了下来。房里有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妇,有一双浑浊而亲切的眸,一双皮包骨头的手。她用仅剩的柴火为我烧起一片温暖,让我一个人窝在榻上。“老人家,你一个人住啊?”我瑟瑟搓着手,发出戚戚的声音。
     
      老妇一边梳着头,一边露出苦涩的笑。苍老干涩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里撞来撞去,肆意的钻进我的耳膜。“您没看着吗?小吏来捉人啦。小屁孩都抓去了,我那老头子还能不被抓去吗?刚刚,就在刚刚,我那先生翻墙逃了。逃了也罢,能在这乱世多活几年。逃了也罢……”
     
      突然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这般说话不对,马上闭了嘴。一会儿又叹了口气,恍若寒风。
     
      正当我准备洗漱之时,门外响起了轰轰的敲门声,好似惊雷。
     
      老妇长叹一声,让我躲在灶下,上前拉开茅草房的旧木门。果然,一个一脸不耐烦的石壕吏,抱着胸站在门前。
     
      “老太婆,你们家里是不是有……?”
     
      这省去的是什么,谁都知道。
     
      老妇摇摇头,苍茫的眼珠直视小吏狡猾的眼睛,唇角勾起之时带动一脸沟壑,像是从深不见底的湖泊里偷了一块石子。
     
      “官爷听小民讲个故事好不好?”老妇答非所问。小吏的声音尖锐冷酷:“听你妈!给我把男人抓出来!”
     
      老妇却自顾自地说:“您知道吗?这个家啊,原来有三个男丁——”
     
      “别废话!你找死么!”小吏叫嚣着。老妇后退了一点,平静的继续道:“我们家大哥带着老二老三到那边——喏,邺城,守城去了!后来啊,我老三,寄了一封信回来。老大老二死在战场上,老三去找尸体了,头颅也没找到!”
     
      “那个活着的,到头也没回来,如今却是死了,或是没死,也不得知。”老妇将手插在衣兜里。那打满补丁的衣服在狂风中嘶鸣着飘拂,几乎遮住她的脸。
     
      外面的天空黑得透彻,繁星光芒微微,远处的狼烟掩住夜幕沧桑的面颊。
     
      “我这家里倒也没剩下男人。我那苦命的儿媳妇,带着不满两岁的小孙,生病了住在娘家。她一个姑娘家,身上连件像样的衣物都没有!我那小孙子,没有东西吃,只能喝点奶水。可儿媳妇没有东西吃,哪来的奶啊!”
     
      小吏斜着眼睛看着老妇,往屋外却迈了一步。
     
      突然,我竟看到那老妇将双手紧紧裹住小吏的手,干枯的手捧着珠圆玉润的手,颇有瘆人。
     
      “小伙子,我年纪大了也不能打仗,这不快天亮了吗?你带着我,去河阳那边,我去给大家做饭吃,现在去,够可以赶上早点。”
     
      老妇的眼里亮晶晶的。
     
      “你带我走啊。我会做枣粥,很补的,吃了好打仗啊,叛军得死,叛军得死啊!”
     
      她扑通一声跪在小吏眼前。
     
      小吏吓了一跳,踉跄了几步,半个身子落在狂风中。“不要不要,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国家的军队会赢的。我,我走了······”他几乎是仓皇而逃。
     
      我赶紧从灶台里钻出来,拉住老妇将她扶起来。
     
      天即将亮了,萧茫的晨光柔柔地铺在苍莽的大地上。
     
      “老人家啊,我得走了……”我紧紧拥抱着老妇瘦削的身躯。
     
      老妇平静地拍了拍我瘦弱的肩膀。
     
      “男子汉!就是要手能提,肩能抗!”
     
      临走的时候,她说要去借点米,问我要不要吃一碗她烧的枣粥。

    一起习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

    作品体裁:叙事作文

    作品状态:待选稿 

    作品标题:石壕吏

    作品链接:https://www.17xizuo.com/article/15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