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习作网阅读写作阅读分享
文章内容页

让吟诵回归语文:古代儿童,六岁就可以读他任何想读的书

  • 作者:一起习作网
  • 来源:一起习作网
  • 发表于2019-09-14
  • 被阅读
  •   吟诵不仅仅是诵读方式,还是创作方式,教育方式,修身方式,养生方式,是汉文化的意义承载方式和传承方式,它是中国传统读书法,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文化系统。——吟诵专家 徐健顺
     
      1.中国儿童应在6岁前就能自由阅读
     
      古代的教育,是在蒙馆解决识字问题的。进了学馆,先生不管识字,就是没有识字课的专门内容。先生会教怎么查《说文解字》,学生有了难字也可以请教,但是没有专门教识字的时间。识字,是要在六岁以前通过自由阅读关的。
     
      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因为我们采录了六七百位私塾出来的先生,而且有大量的文献为证。这个事是毋庸置疑的。古代编有《不二字》这样的书,就是识字课本,把蒙学中重复出现的字去掉,剩下的就是生字表。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一共是2250个不二字,其中2000个左右都是常用字。蒙学不是只学“三百千”的,还会学点别的,声律启蒙、千家诗等,于是识字量就过三千了,经常能达到四千字以上。
     
      三四千字,对于汉语来说,就是自由阅读线。有了这些字的基础,就可以阅读任何他想读的书。古代的儿童,是六岁就可以读任何他想读的书。
     
      像叶嘉莹先生、钱绍武先生等很多先生,问他们小时候父母是怎样督促其学习的,都说:
     
      没怎么样啊,就是父亲的书房是开放的,我可以去看任何书。
     
      看任何书有个条件,就是识字过三千。关键是他从六岁就自由阅读,他就会养成读书的习惯,爱读书。
     
      现在我们的学生,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小学六年级毕业,识得1700字,据说还在减负,要减成1500字。到了初中毕业,甚至高中,才有自由阅读能力。所以我们的孩子只能打游戏,看喜羊羊。所以现在的儿童不爱读书。
     
      有人说:他可以看儿童文学!但是,有一点需要了解:儿童不能只看儿童文学。儿童文学是成人用儿童的语言和较少的常用字专门写给儿童看的作品。
     
      如果没有成人写呢?如果成人写得不好呢?就只能看不到了。就算是所有成人都来写,也不能满足所有儿童的需要,因为每个儿童都是不一样的。况且,用少量常用字,很难传达出文化的深层。
     
      还有人说,可以等他长大了读!可他从小就看到的是这样的浅层的文化,未必长大有这个读书的兴致。
     
      又况且,儿童不是只能读儿童文学。儿童也需要直接阅读成人的作品,当然是一部分,但是这部分很重要,对于他形成真实的社会观、世界观很重要。所以,不管怎么说,都是儿童有自由阅读能力是好事。
     
      现在应该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汉字是可以而且应该在六岁之前识得的了。对于儿童来说,这真是一场乐趣无穷的游戏!这里面有画画、有唱歌、有跳舞、有故事。
     
      古人教识字,用大字课本,指读。古代的“读”就是今天所谓“吟诵”。吟诵的时候,每个字音拖长,声母、韵母、声调,全都清清楚楚。合在一起,还是一首歌,好听好记。
     
      一篇《千字文》,一千个不重复的字,就是一首歌,唱一遍,十分钟。用小手指着,再加上先生有时打乱顺序,于是,孩子就知道这个字形就读这个音。通过大量的识字和反复的练习,就可以过识字关了。
     
      蒙学课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正音识字,所以蒙学的文字都不是乱编的。有平有仄,有清有浊,有升有降,得间隔开。孩子唱的时候,声音上去了,下一个字准下来,声音下来了,下一个字准上去。该停顿要停顿,孩子没成人那么长的气口。所以吟诵起来很舒服。
     
      汉语的语音是有意义的、有道理的、有规则的、有系统的。不讲语音的意义,不能叫语文!一个汉字,为什么读这个音?为什么是这个声母、这个韵母、这个声调?全是有道理、有来源的。
     
      2.雅言文读是吟诵的传统
     
      很多人有这样的印象:吟诵都是用方言的。所以听到普通话吟诵,就觉得这是创新,或者觉得这就不是吟诵了。这些看法,恐怕都是对吟诵的误解。
     
      吟诵,本来就是用雅言的。古人不用方言土语读书。
     
      《论语》中有这样一章:
     
      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孔子是鲁国人,平常说鲁国话。但有三种情况,他不说鲁国话,而说“雅言”,那就是:读《诗经》的时候、读《尚书》的时候,执掌礼仪的时候。这三种情况中,前两种都是读书,分别是读诗和读文。“雅言”,指周朝首都的话,就是当时的民族共同语。所以孔子读书(即那时候的吟诵)是用民族共同语的。
     
      这一条被记录在《论语》中,是大有深意的。《论语》不仅仅是孔子的言行记录,还是他的弟子和后世儒士们的学习读本和行为范本。自此以后,儒士读书皆用雅言。
     
      所以今天我们就用普通话来吟诵。为什么不用上古音?因为跟当代的语音脱离得太远。脱离得太远,增加了理解的难度,所以这个没有太大的意义,读书不是语音学研究。读书就是读书,传承的是文化,不是传承语音。
     
      我们既反对简单地复古,只要古人怎么读,我们就一定怎么读,没有道理,传承不是就要原汁原味来硬套;我们也反对完全不理会传统,普通话口语白读怎么读就怎么读。我们要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怎样传承,是有道理的,不是习惯就是对的,也不是流行就是对的。
     
      总而言之,读书吟诵,要用民族共同语。
     
      3.让吟诵回归语文
     
      既明白了读书作文都必须使用民族共同语的意义,普通话吟诵的合理性就自然无疑了。因为普通话已经成为汉族共同语。
     
      普通话吟诵,并不排斥传统的方言文读系统的吟诵。吟诵工作的最终目标,是让吟诵重新回到课堂,回到中国人的生活中。
     
      吟诵不能永远是志愿模式。它是中国人的读书方式,是中华文化的传承方式,它应该属于每一个中国人。吟诵不是小众文化,而应该是大众生活。吟诵工作的目标,一直就是普及。
     
      吟诵走向普及的起点,那就是——回归语文。
     
      中国教育的主体是中小学,中小学教育的第一大阵地就是语文,而吟诵本来就在语文里。如果将来吟诵能够实现普及,即全国的中小学学生,至少都能听到吟诵的声音。
     
      我们吟诵的目的就是传达出诗文的含意,尤其是用声韵手段,传达声韵含意。
     
      所以吟诵回归语文,也是语文回归中华文化。

    关注微信公众号

    本文标题:让吟诵回归语文:古代儿童,六岁就可以读他任何想读的书

    本文链接:https://www.17xizuo.com/article/15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