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习作网小学作品六年级
文章内容页

夏国军人_3000字

  • 作者:糯米团子
  • 来源:一起习作网
  • 发表于2019-08-12
  • 被阅读
  •   一、古怪
     
      傍晚,父亲带着我经过军营操场的时候,那个军人四仰八叉仰面倒在地上,面色通红,样子邋遢,一身军装散落开来,。一群军人围着他,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沙吉!你他妈给我起来!要是被营长知道了,不仅你要大祸临头,我们也都要受牵连啦!”原来这是个喝醉了酒的军人。
     
      “爹爹,他是谁啊?”我昂头问道。父亲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我国人,你不要多问。”“哦。”当时天很晚了,我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到也没多想。
     
      日子平淡的过着,我几乎已经忘了沙吉,但一次偶遇,却让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刻在了我的心里。
     
      那天,我随着哥哥到军队总部去,哥哥是我国的军人。走在路上,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驶来,缓缓停在我们面前, “阿木,上车。”从车里探出个头,声音洪亮地招呼着哥哥。随着声音,我抬头一望,却吓了一跳。
     
      是那个醉酒的军人,他与那晚的样子截然不同,一身笔挺的军服,脸庞英俊,棱角分明,但脸上一点没有笑意,倒是很阴沉。我上车后,他冷冷地问了句:“丫头叫什么?”
     
      因为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大家都对我特别好,所以自然而然就有了点大小姐脾气,一听他这么没礼貌,抬着脑袋说:“哥哥说,问别人的名字前,要先说自己的名字。”
     
      哥哥面色一暗,使劲扯了扯我的衣角,却听到沙吉语气沉重地说:“在你们国家,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沙吉······”一旁开车的军人,一皱眉头,轻轻训斥,沙吉冷笑了一声,不再讲话。
     
      晚上在餐桌上,我突然开口问道:“爹,沙吉到底是谁?”
     
      父亲一愣,望着我,良久之后,叹了口气,说:“他原来是夏国人······那时候两国战争,大半夜的,他们军营戒备不严,结果被我们的军队突袭,他们全军覆没······沙吉运气好,他去别的地方找酒喝,躲过了一劫。回来之后看到满地尸体,血流成河,他抱着一具尸体嚎啕大哭······最后被一个收拾军火的人发现了。算是投降,也是没办法,为了保住性命啊,贪生怕死!在部队里打杂,看他还老实,偶尔也让他打打仗。”
     
      夏国人啊······
     
      我看着父亲有些皱纹的脸,脑子里又跳出了沙吉醉倒的模样,也像个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沉思起来。
     
      二、打架
     
      “出事啦!”妈妈下午到集市上去买牛奶,没多久就匆匆回家来,额上全是汗。我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说:“还不是那个沙吉,莫名奇妙跟人打起来了,拿了个砖头砸了人家脑袋!”
     
      “什么?!”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急匆匆地站起身来,朝门外奔去,边跑边叫:“我得去看看!”
     
      一大群人将集市附近的一个小巷口围得严严实实,我仗着人小,像一条泥鳅一样滑了进去。当我看到眼前的景象,傻眼了。
     
      一身军装松散着,头发像刺一般倒竖,面目凶狠,沙吉似乎是一只正在搏斗中的老虎。我被吓到了,扯了扯旁边大婶的衣角,急切地问道:“大婶,这是怎么了?”
     
      大婶看看我,皱着眉说:“哦,刚才这个俘虏被人骂了一句叛军,冲上去跟人家打了起来。一个小贩哪里打得过他,被他砸出血了!呸!”她说完,叉着腰,往地上啐了一口,“还不就是投了降,哪里不让人说!叛徒!”
     
      我看她越骂越生气,便闭了嘴。
     
      这时几个军人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其中一个扯住沙吉的手臂,大喊一声:“沙吉!”音调怪怪的。谁想到,沙吉一下子从一只猛虎变成一只温顺的羊羔,蔫蔫地垂下手臂。那个被打的小贩瘫倒在一边,头上鲜血淋漓,令我不敢多看一眼。那个军人粗暴地拽住沙吉,说了一句“跟我走。”
     
      其他军人迅速抬起受伤的小贩,飞快地穿过拥挤的人群,消失在暮色里。
     
      晚上我们得知,沙吉被处分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上战场,只能跟着部队里的伙夫打杂。
     
      妈妈一直在抱怨着沙吉,说他是个叛军,投降了还不老实,在敌人的军营里干活,不是条汉子就算了,还闹起事来·······爸爸没怎么讲话,倒是频频点头。
     
      我坐在一边,扒拉着饭,太阳穴有点疼,不知为什么,我却为这个“叛军”感到心痛。虽然,他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军人,我却好想走进他的心里看一看,看看他到底有多么痛苦的回忆,到底如何才能让这颗受伤的心好起来。
     
      三、追悼
     
      我们的国家很有意思,不但自己国家的军人牺牲后有公墓,还为死去的敌军造了个公墓,说是要“尊重每一个生命”,倒也有很多人去,但是大多是在墓前吐痰,放上大串的夹竹桃。
     
      跟着哥哥追悼完本国军人后,顺着小路往下走,没想到,远远地就看到站在敌军墓旁的沙吉。
     
      没了军装,一身素素的棉布衣服,干净的吓人。他是唯一一个拿着白花的追悼者,静静的站在墓碑前,一动不动,好像一只虔诚的稻草人。沙吉没有掉眼泪,没有感觉到其他人对他的关注,像是融化在空气里。墓碑后的一树槐花开的正盛,落了几朵绒绒的白,掉在他肩上。
     
      哥哥在我身后轻声说:“他弟弟在战乱时被杀掉了。”
     
      我抬头看了看哥哥,他的鼻头红红的,好像要哭泣般。我垂下头,用脚磨蹭着地上的泥土。
     
      这时,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孩来到墓前,母亲一脸的不快,嘟嘟囔囔的抱怨着,还不时瞪几眼丈夫,丈夫老实巴交的样子,红着脸低下了头,有点可怜。
     
      突然,那个小孩冲上前去,与沙吉并排着,抬头看了看沙吉,转脸看看墓碑,竟然深深地鞠了一躬,稚嫩的童音在幽幽的山谷中回荡:“在天上也要好好的······!”
     
      “卢生!”妈妈窘迫地跺跺脚,“这个不能拜啦!”“可妈妈不是说,看到墓碑要拜拜吗?”小孩子脸上挂着疑问,妈妈咬着牙,脸一阵青一阵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沙吉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小孩,眼里闪闪的。
     
      “你,你干嘛······”那个年轻妈妈被沙吉的模样吓到了,冲过来抱起小孩,向他极其不尊重地发出一种声音:“去,去!”
     
      没想到,沙吉突然两腿一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瞬间,脸上的泪顺着面颊流下来,落在地上,溅起一点点尘土。我突然感到无比的心痛和凄楚。这个饱经沧桑的男人心里,到底有着什么样令人泪目的秘密?
     
      哥哥将手放在我的肩头,许久许久。
     
      四、军人
     
      沙吉要死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头轰然一声。
     
      据哥哥所说,沙吉走在路上,忽然看见几个小孩在路上踢着一颗东西玩儿,深绿色的,是其中一个小孩从当兵的父亲那里偷偷拿的手榴弹。沙吉当时什么也没想,冲过去想要夺走手榴弹,结果一个孩子不小心把手闸拉开了。沙吉大喊一声,用尽平生力气把小孩们推开,手雷炸了。沙吉身负重伤,现在在军医院里,快不行了。
     
      我听完,大喊一声“带我去”,抓起哥哥的手就往外跑。不停地在心里默念着:不能死,不能死。
     
      到了医院里,找到那个病房,里面没有看护,沙吉虚弱地躺在白色的床单上,全身几乎缠满绷带,露着一张瘦削的可怕的脸。
     
      我站在安静的病房里,站在沙吉身边。沙吉转过头来,愣愣的看着我,全无了往日的精神和脾气。不知怎么的,我一句话也没说,愣使眼泪哗啦啦地掉下来。
     
      “你是阿森的妹妹。”我点点头。
     
      他笑了,夹杂着无限的疲惫:“代我谢谢他,他曾经偷偷帮我打过一壶酒。”站在门口的哥哥转过身去,抬起手抹了抹脸,他一定在哭。
     
      沙吉眨了眨眼,那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心跳记录的仪器哒哒的响着,每一次都弱到无声。
     
      他说:“我的弟弟在死前对我说,要我代他活下去,所以我投了降。现在我却没能做到。”他顿了顿,非常用力地咽了咽口水,“但是我很满足,我和弟弟,那四个孩子一定会记住的。”
     
      这就是夏国的军人,他平生最恨我们国家的人,却是为了救我国的四个孩子而牺牲了。
     
      “滴——”长长的一声。仿佛心跳记录仪也在叹气。我屏住了呼吸,低下头,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窗外的花开得正漫烂,他的眼睛闭着,沉沉的睡去了,这大概是他在那场战争之后最安稳的一觉。
     
      镇里再也没有人说沙吉的坏话了,谈起他,还会尊敬的加上“先生”。
     
      那个夏国的军人,最终长眠在另一个国家,和他的兄弟埋在一起。

    一起习作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

    作品体裁:小说

    作品状态:待选稿 

    作品标题:夏国军人

    作品链接:https://www.17xizuo.com/article/15505.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